澳门葡京赌场官网

2018-06-12 19:25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论无耻的境界(一)

      老罗只是某政府单位的一个门卫,体制外的人员,几十年来他见过形形色色的体质内人员,就社会能力而言老罗还是很佩服他们的,老罗自己虽然没有读过几天书,多年来看着他们的处事能力,渐渐也学会了一些察人观色的本领。
       两年前单位新考来了两个年轻人,小张和小李。小张呢见人都是一脸笑,每次看到老罗都会寒暄一句罗叔辛苦。小李呢,眼睛似乎是长在了脑袋顶上,老罗总共也没跟他讲过一句话。两年时间很快,基层工作当然辛苦,年轻人们总是想着调回城里或考去更好的地方。这一次,小张和小李一起参加了省里的考试,小张榜上有名,小李名落孙山。单位几个好友还为小张开了一个欢送会。就在小张临走那天早晨,老罗正在拉着小张寒暄最后的不舍,小李从旁边办公室突然冲出来就扇了小张几巴掌,瞬间两人扭打在了一起。老罗第一次跟这个小李说话了,你这个人干什么你!跑上去帮小张拉开了那个小李。最后当然是闹到了派出所,这种部门出这种明争实斗的事还真是破天荒第一次,成了圈子里的笑话。老罗帮小张作证是小李无缘无故先动手的,小张顺利升去了新的部门,小李当然是要留下接受批评。
       老罗没有想到的是事情竟然还没有结束,在小张走之后的一个月,老罗晒在院子里的衣服连续被人故意烧了十二次。老罗怒了,他跑去书记那里要求彻查此事,这种院子里全是单位里的人,肯定是自己单位的人干的,书记还笑话他,这里住的全是党员干部,谁会无聊到天天跑去烧你的衣服,老罗不依,肯定有人针对他。书记一想这种院子还出现这种事也不正常,想了想,和老罗一起观察了他常常晾衣服的地方,正好对着办公楼,正好这几天“天网”工程在安装摄像头,正好办公楼这边要新装几台,书记让技术人员把镜头往对面调整了一下,正对向老罗的晾衣处。果不其然,一星期后,老罗和书记一起看回放,小李在周一到周四连续四个晚上下班时经过老罗的门口,就会拿着打火机点一下。老罗手里正好拿着那一袋衣服,总共三件衬衣,两条工裤,还有三条内裤都烧了几个洞。书记,这个事我一定要报警处理。书记想了想,干部队伍里还有这种人真是匪夷所思,留着总是隐患,那就公事公办吧!
      小李在公安局被拘留了五天,单位通知了小李在外省的父母,明确告诉他们,小李这种行为品德不能胜任这种纪律严肃的公务员工作,建议小李自己辞职。小李的父亲开始还埋怨众人污蔑自己儿子,自己儿子是多么多么优秀,书记拿出了录像,老李才不再言语。这个老李也是个心眼贼的人,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赶快找到了老罗,先是赔礼道歉,后是偷偷封了了 个万字号的红包,惨兮兮的跟老罗诉苦。他儿子还年轻,前途无量,为了这点小事丢了前程,对他们全家都是灭顶之灾啊等等……旁边还来了一个小李隔壁办公室的殷主任也帮几声腔,老罗你也是单位的老人了,大家工作都不容易,救人一命放人一马也是积德行善的事情……老罗是个最听不得别人的惨的人,心一软,也没有要老李的万字号,说罢了罢了,都是年轻人,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!
       老罗主动撤诉,这个事也就不了了之,但小李每每出现在众人眼前,大家的眼色都会闪一边。不过这个小李本来也是个独来独往不与人交往的人,对其他人也没太大影响。一段时间后老罗又以为事情结束了,却不想这个小李还真是个神人。单位最近又进了一批新的年轻人,小a先被分到了小李一个办公室,不到半个月吵翻了,小a死活不愿再和小李共事。后又换了小b,才相处了三天,小b就受不了了,直接搬到了隔壁办公室挤着办公,后来还闹了几次,小b怎么都要求换部门,没办法只得把小李调到了信访办,那里只有一个快退休了的也慈善的快成仙了的老杨。
      这一年的春节过得真快,七天假期瞬间就结束了,老罗最早回到单位做卫生,这几天手机短信此起彼伏各种祝福短信不断,老罗也没过多在意,初七开始上班后大家陆陆续续回来上班,却始终不见那个小李来,老罗还八卦都的问了一下小a,小李高升了?小a说您老这次八成是说对了,给您看个短信“平地一声雷,惊天动地响……”老罗读书不多还真看不懂这文拉拉的写的个什么,仔细一看,喲,署名小李。小a问,罗叔您收到一样的没?老罗想了想,这我还得查查,拿出手机划一划,还真是好多短信都没看,拉倒最下面,还真是有个和小a一样的短信,署名小李。他这是个什么意思?小a说,听说他没经过单位同意自己跑去参加国考笔试过了。老罗这么多年还是很懂这些程序的,笔试过了尾巴就翘天上去了,翘天上去了也不用翘我这里来啊!小a说他又不是只翘到您一个人这里,全单位的人都收到了一模一样的短信。老罗突然想起小张,摇摇头:都是年轻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论无耻的境界(二)
      老罗在这一年开年,整整三个月还真没见到小李来上班。不过中间倒是来了几个与小李密切相关的人,大年前后小李的父母来单位了。小李父母先是向单位诉苦,小李这孩子不听话啊,最近不知道哪根弦搭错了,竟然离家出走了,希望政府出面帮忙找回小李,然后又是到单位所在地派出所报警,警察通过网上身份证系统查到小李正在宜昌长阳旅游区某宾馆。小李父亲老李当场拿出两万现金,要求政府帮忙派车连夜去把小李找回,殷主任倒是很热心的自告奋勇帮了这个忙。再后来殷主任回来了,小李没有跟着回来,听说是被他父亲直接接回老家看病去了。看病?看什么病?大家一头雾水,反正小李就这样请了三个月病假。老罗再见小李时,人胖了不少,人也还是以前眼睛在天上那样,只是这次有老李陪着小李一起来上班了。
      老罗觉得今年真是万事纷杂,年头出了小李的笑话,接着就是单位领导层换届,老书记调回了城里。新建的班子是老罗见过的最年轻一届领导,意气风发的样子,老罗顿时觉得自己年岁来了,时代变化越来越大。现在院子里90后都成了主力军,想到自己才上大学的大孙子,眼前这些小伙子小姑娘们就跟他一样,都还是孩子的模样。至于小张,听说都升到省里去了,前段时间还跟老罗打电话唠嗑了几句,感谢老罗当年帮他做证明。中间谈及小李时,两人都打声哈哈没有多说。
     小李同他父亲一般在周一才会一前一后来到单位,最初白日里老罗也看不到这两人面,像神隐了一样。倒是夜里常常看到这父子二人出门去逛逛。可能是因为烧衣服那幢事情,老李总是避着老罗,见面也是无语。这样却愈发激起老罗对这父子二人的关注。他们平日真的很少跟人接触,只是对新来的一把手却热情的不得了。老李也是有事无事往领导的办公室走一走坐一坐,小李的工作也就这样继续下去了。小李还是在原来的信访办公室,老杨主任这次是真要退了,按资历按年龄小李也该升到老杨的位置上去的,却是跨过小李,升了后面来的小c。小李呢,去了更轻松的党政二办,一个人的办公室,也不知道是负责什么工作。这下,小李在众人眼中真的隐身了,倒是老李像是新调来的单位某个领导一样,进进出出,又逐渐的恢复了那一脸得意的笑容。第一次见到那种笑容,正是老罗同意撤诉放过小李的那次。
      还是会有人偶尔提及小李年初那些短信,但正好整个旧领导班子都调走了,新建领导层没收到过那些东西,也没人追究起,慢慢也成了陈年八卦。小李也不是完全不见人,看到他的旧同事觉得小李这次上班后跟以前还真有些不同,那时候他总是一副争抢的猴急样,什么都要争赢,这次倒是轻松得意的样子,也没见他忙什么事,划一划手机,一天也就过去了。在别人忙的焦头烂额时,他慢悠悠的喝几壶茶,一周也就过去了。在大家因为开会,应付各种检查中疲惫不堪时,他刷刷脸,到“自己”办公室,坐着看看电脑,一个月也是很快就过去了。
      大家都觉得没有八卦的时间过得很快,一转眼半年就过去了,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公考季,年轻人们又躁动起来。小李这次却是气定神闲的没有动静,只是老李最近进出领导办公室更加频繁,还常常留在城里,没有跟着小李过来打卡上班。再见老李时,脸上那种春风得意的笑容更明显了,见到老罗也能假模假式的主动寒暄几句。老罗心意一动,问起小a,你们这次又有多少人要跳龙门攀高枝去啊,小a说罗叔您别这么酸,我们也是生活所迫,能考走也是各凭本事嘛!那那个人呢?有没有跟你们一起去考?小a心领神会,小声地说,罗叔您等着看,别人这次说不定真的鲤鱼跳龙门了。(未完待续)
 
 
 
      
      
    留言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    验证码:点击获取>
    注册